Facebook执行总监马克·扎克伯格希望让10亿人用上(VR)虚拟现实。对于整个行业在去年第三季度只卖出了100万台VR头显的市场而言,扎克伯格的目标显然十分高远。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扎克伯格找来了一个负责人:雨果·巴拉。曾供职于谷歌和小米的巴拉从2017年开始担任Facebook虚拟现实业务的副总裁。巴拉曾负责过安卓的早期版本,并且以副总裁的身份帮助小米拓展海外市场。现在,雨果·巴拉基本上是Oculus的“执行总监”(Facebook在2014年以20亿美元价格收购的虚拟现实公司)。

雨果·巴拉出席了本周的CES大会,并且与小米发布了面向中国市场的VR一体机:小米VR一体机。对于这一全新的产品,Facebook正在技术和分发方面与巴拉的前任职企业进行合作。

Facebook VR副总裁:VR一体机是2018年尤为重要的事情-鸟人网

加入Facebook的事宜已经完成,巴拉表示他本人对双方的合作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不是十分认为与自己有太大关系,没有。小米和Oculus早就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在实现Facebook的使命上,巴拉强调了“一体机”对VR的重要性。对他而言,一款没有杂乱缆线束缚,无需搭配智能手机的VR一体机是将VR推向主流的关键。

Facebook最初在2017年10月发布了首款VR一体机Oculus Go,然后在日前与小米共同发布了第二款完全性能与设计几乎完全一样的头显(这两款产品应该都会在今年发售)。不仅如此,Facebook同时在研发另一款一体机设备,代号为Santa Cruz(尚未公布发售日期)。另外,诸如谷歌和HTC等其他竞争对手同样发布了相应的一体机设备。

雨果·巴拉表示:“(一体机)是最容易使用的设备。只需简单戴上头显,你马上就可以步入VR世界。你无需担心要设置系统或插入连接。这是我们认为当前简易性最高的VR。VR一体机是我们努力令尽可能多的人带到VR的关键产品类别。”日前Recode对雨果·巴拉进行了专访,以下是我们对采访内容的具体整理。

Facebook VR副总裁:VR一体机是2018年尤为重要的事情-鸟人网

Facebook一直想进军中国。Oculus是不是Facebook更广泛参与至中国市场的一座桥梁呢?或者说这一新头显完全独立于Facebook的其他努力呢?

更多是后者。小米和Oculus早就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希望我们的合作伙伴是以在消费者电子领域打造高质量产品,并且以亲民价格把产品带到消费者而闻名。我们希望我们的合作伙伴具备一定VR经验。我们希望我们的合作伙伴了解和知晓中国市场,并且已经是位于领导地位。显然,他们(小米)拥有所有这些资质,而且市场上并没有太多企业拥有这些资质。

你为什么要接受为Facebook开展VR业务的工作呢?这是你热爱的一项技术吗?

我生命中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华特迪士尼幻想工程(Walt Disney Imagineering)中实习,当时的项目是DisneyQuest Project。这是迪士尼在20年前开展的,但现在已经解散的一种类似于VR主题公园的体验,而其最终带来了一系列现在可以实现的VR相关事项。所以,我作为一名爱好者,作为一名消费者,作为一名工程师关注VR已经有一段时间。我的职业生涯中曾有幸负责相关的平台,也有幸负责早期的安卓。这是非常难得机会可以负责最终能够成为对行业,对全世界消费者最为重要的平台之一的项目。我认为我们所拥有的,尤其是在Facebook看来,我们在VR和Oculus上所拥有的是属于这些非常罕见的机会之一。

自你加盟以来,Oculus有哪些不同呢?

我认为我提供了帮助的一件事情是,帮助Oculus真正理解可达性的重要性,理解能够专注于允许人们能够轻易获得的产品的重要性。对于为帮助Oculus Go进入市场的众多努力,这是我个人非常热爱的工作类型。如果我不在这里,这会不会发生呢?我不知道。我想可能仍然会发生,但我不确定。不管如何,这是我非常热爱的产品。

希望令产品唾手易得是否跟你在小米的工作经历有关呢?

实际上,这跟我在小米,在安卓,甚至是在想到为(早期手机)开发应用之前的经历有关。我一直坚信于构建平台,包括能够尽量把更多人带到平台的设备。

人们对VR最容易误解的事情是什么?

我认为最大的误解是认为VR是一种孤立体验的说法,认为进入VR会导致你与世界和其他人失去联系的观点。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情况恰恰相反。事实上,虚拟现实技术这种新型技术可以将你与那些你可能无法轻易联系到的人联系起来。我想人们可能还没有看到这一点,因为他们还没有尝试过,或者他们在VR中没有体验到足够多的东西。但对我来说,这是人们对虚拟现实的最大误解之一,也就是认为VR是一种将你与世界隔离开来的观点。

除了价格,影响头显普及的一个障碍是什么?

除了提供优秀体验这样的已知事项外…我们还需要与内容生态系统合作,为人们带来广泛的多样性。如果我有一台VR头显,你又有一台VR头显,我们可以一起做什么呢?我们可以一起看电影,我们可以一起雕刻或画画,我们可以一起玩游戏,我们可以一起玩纸牌,我们可以一起浏览网页。所以确保我们创造足够多可以让人们在VR中游玩的活动十分重要。显然,我们才刚刚开始这样做。

你见证了安卓的早期阶段。与移动的早期阶段相比,你又是如何看待(VR)虚拟现实的呢?

这让我想起了很多,两者存在很多相似之处。我记得当移动开发开始从HTML5和网页浏览转变为本地开发时,本地开发从静态UI变成了更流畅的UI,包括动画和转换等等。每次在设计或构建应用程序的方式上出现这样的变化时,开发者都要经历一次再学习的过程,然后它就变成了已知事项,然后就永远是下一个,下一个,下一个。现在的VR同样如此。

你们是否有兴趣创建Oculus零售店呢?

我们目前没有任何计划要开始投资自家的零售商店。我们不认为有必要这样做,我们显然不认为现在有必要这样做,因为我们的合作伙伴非常兴奋能够与我们合作,与我们一起把Oculus带到他们的零售环境。

如果你要在今年达成一个目标,那会是什么呢?

在这个全新的类别中真正建立我们的领导地位,也就是(VR)一体机。我们正开始通过Oculus Go这样做,我们显然在继续投资Santa Cruz。我认为搞定VR一体机是我们在2018年一件尤为重要的事情。

via:recode